記者,記著責任與擔當—— 記中國民族報社新聞部主編李寅

日期:2019/11/28  來源:人事司  字號:[ ]

李寅,中國民族報社新聞部主編。14年的記者生涯,他筆耕不輟,用堅定的新聞理想和執著的敬業精神,為宣傳黨的民族政策、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貢獻著自己的力量。他兩次榮獲“全國民委系統抗震救災先進個人”稱號,2018年入選國家民委中青年英才培養計劃,采寫的稿件曾獲“中國人大新聞獎”“全國報刊副刊獎”“民族題材好新聞”等。

中國民族報社新聞部主編李寅抵達玉樹,采訪“4·14”玉樹大地震。  李寅供圖


  用手中的筆抒寫出心中的信仰

  連續幾天,我在中洞采訪,我以為我能夠解讀中洞。然而這個看似單純的穴居苗寨,卻有那么多讓我迷惑的東西——究竟是什么橫亙在中洞人前面,讓他們固守這貧陋的一隅,遠離洞外的文明?

  ——摘自李寅采訪手記《榜樣的力量》

  新聞界的老前輩郭超人說過,記者筆下有財產萬千,筆下有毀譽忠奸,筆下有是非曲直,筆下有人命關天。這句話道出了新聞工作者的基本責任。

  在李寅看來,記者這個職業,最真實的內涵是“責任與擔當”。作為一名記者,他把這當成自己的職業信仰。

  《守著煤礦缺煤燒?》是李寅在中國民族報發表的第一篇見習之作。文章中,他對貴州省納雍縣百姓生活用煤情況進行了深入調查,分析了產煤區的農民望煤興嘆的諸多原因。

  時間回到2005年6月8日,那是貴州當年高考的最后一天。當時,李寅的弟弟在貴州六盤水市參加高考。

  6月8日一大早,李寅從省城貴陽坐火車前往六盤水,協助弟弟填報高考志愿。火車在大山里穿梭,手機信號時斷時續,錯過了一些來電。下了火車,李寅接到了父親的電話,說北京一個老師讓他盡快回電。

  李寅按照父親提供的號碼撥通了電話,接電話的是中國民族報社的領導。這位領導告訴李寅,他被報社錄用了。

  接到報社的通知后,李寅十分高興,他可以到北京實現自己的新聞理想了。還沒有到報社報到,在征得報社同意之后,他就開始采訪,完成了《守著煤礦缺煤燒?》一文。

  從2005年至今,李寅已經在中國民族報社工作了14年。梳理他14年來的采訪足跡可以發現,“以人民為中心”的新聞觀貫穿始終。

  2006年,李寅從朋友那里得知,貴州省安順市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縣一個山洞里生活著20多戶苗族人家。洞里還有一所小學,陰暗潮濕的山洞阻礙了他們的發展。

  利用回家探親的機會,李寅自費前往紫云縣。他原計劃在紫云停留一天,沒想到,到了山洞里,群眾不愿意向他袒露心聲,對于想探尋的諸多問題,他始終得不到答案。

  李寅決定留下來,白天和當地群眾上山干活、放牛,晚上和他們一起喝酒、聊天,就這樣在洞中生活了4天。在這個過程中,李寅深入了解這些群眾的真實想法,寫出了《穴居苗寨,為何走不出山洞?》的報道。這篇報道引起了當地政府的高度重視。一年后,當地政府把辦在山洞里的小學遷了出來。

  用手中的筆抒寫出心中的信仰,這是李寅對自己的要求,他也一直在努力踐行。

  2013年,有讀者反映,在長三角、珠三角地區,有些企業在招聘員工時設置民族歧視門檻。

  為此,李寅只身一人深入多省暗訪調查。他把調查情況寫成了內參,引起了中央領導的高度重視。在此后出臺的有關文件中,明確了各地區、各有關部門要積極采取措施,促進就業公平,用人單位招聘不得設置民族、種族、性別、宗教信仰等歧視性條件。

  李寅說,14年的記者生涯,他有個感悟:一個記者,肩上扛著多少責任,筆下就有多少真情,報道就有多少分量。

  在突發事件采訪中踐行責任與擔當

  5月18日20:40,我和戰士們一起在營地吃了當天的第一頓飯。

  寫稿,這個任務一直提醒著我。然而,基地還在建設,還沒有開始發電,漆黑的夜里,根本看不見電腦的鍵盤,只得用嘴含住手電筒,在建設中的基地邊敲打出一個個帶著傷悲情緒的字。

  ——摘自李寅震區采訪日記《生日在災區度過》

  2008年5月,四川汶川發生8.0級特大地震。

  報社決定派一名記者前往災區采訪,李寅接過了這個重擔。

  被譽為“云朵上的羌寨”的汶川蘿卜寨,位于海拔2000多米的半山腰,居住著1000多名羌族群眾。由于通往山寨的道路因山體塌方中斷,李寅翻山越嶺,徒步2個多小時進入蘿卜寨。

  作為震后首批挺進蘿卜寨的記者,他把那里的最新情況及時反映出來,采寫的紀實報道《蘿卜寨:房屋倒了,人挺立著》被中央電視臺一套《朝聞天下》欄目轉播。

  此后,在災后重建過程中,蘿卜寨被社會廣泛關注,這個有著4500多年歷史古羌寨得以重生。

  李寅在地震災區行程累計達2000多公里,采訪地域涵蓋此次地震最嚴重的北川、綿陽、什邡、理縣、汶川、映秀鎮等地。其間,他經歷了大小4000多起余震,其中包括6.4級最大的余震。

  兩年后,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發生7.1級強烈地震,李寅又在第一時間向災區進發。

  當李寅到達西寧時,從西寧到玉樹的公路被封鎖了,只準救援車輛進出。從西寧到玉樹,已經沒有客運航班。

  李寅回憶,當晚,他躺在西寧一間小賓館里,輾轉難眠。該怎么辦?他完全可以向單位反映這個情況,返回北京。“有一種聲音告訴我:作為記者,不能到達新聞現場,任何理由都不成立。”李寅說,“我告訴自己,想盡一切辦法必須到玉樹!”

  第二天一早,盡管沒有任何機票,李寅還是直奔西寧機場。

  到了機場,看到領導模樣的,李寅都湊上去請求,結果是四處碰壁。終于,一位機場工作人員被李寅的真誠打動,給他支了個招,讓他找在機場負責協調運送物資的青海省政府辦公廳一位處長。

  李寅回憶:“當我找到這位姓王的處長時,一臉疲憊的他已經好幾夜沒合眼了。他說,已經有記者進去了,你不用去了。我說,但我是中國民族報的記者,玉樹是藏族自治州……還沒等我把話說完,王處長便說:你的確應該進去,跟我來吧!”

  沒有航班號、沒有登機日期。李寅拿著一張特殊的“登機牌”,登上了從西寧飛往玉樹的飛機。上了飛機他才發現,這個航班執行的是運送傷員和物資的任務。

  一下飛機,李寅就開始工作。幾天后,有朋友發來短信:“你有高原反應嗎?”這時,李寅才反應過來,原來玉樹是高原,海拔有4000多米。緊張的工作,讓他忘卻也同時戰勝了高原反應。

  在玉樹,除了完成采訪報道任務,李寅還發回了多篇內參。這些內參大部分得到領導的批示,為抗震救災和災后重建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
  不忘初心再出發

  怒江的路,被稱為世界上最難走的路,也是我目前經過的最驚心動魄的一段路。然而,它卻是一個民族的生命之路,是一條承載著一個民族的未來和希望的唯一道路。

  ——摘自李寅采訪手記《怒江的路》

  民族新聞發生的現場,往往在偏遠的民族地區。如果邁不開腳步,到達不了現場,就寫不出沾泥土、帶露珠、冒熱氣的文章。

  工作以來,李寅的采訪足跡遍及絕大多數民族地區,承擔了許多急、難、險、重采訪報道任務。

  2017年,報社組織策劃“成長·在祖國的懷抱中”大型采訪,李寅主動要求前往交通條件最艱苦的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。

  李寅此行目的,要到獨龍江鄉采訪,那里是我國人口較少民族——獨龍族唯一聚居的地方。以前,獨龍族被大山阻隔,發展緩慢。

  “沒有公路前,從貢山縣城去獨龍江鄉,要攀天梯、過藤橋、坐溜索,至少要走3天。”李寅說,即便現在公路修通了,從貢山縣城到獨龍江鄉政府所在地,這條路只有90多公里長,卻有970多道彎,一路險象環生。

  近年來,國家投入巨資推動獨龍江鄉和獨龍族整鄉整族脫貧。李寅說,他在采訪過程中,也聽到另外一種聲音:“為了4000多人投資10多億元,值嗎?搬出來不就完了嘛。”

  當地一位干部告訴李寅,“獨龍江鄉面積有1994平方公里,邊境線長達91.7公里,若不是獨龍族人世代固守,也許早就成了無人之地、無主之地。”

  在李寅的文章中,他這樣寫:“ 今天,走進獨龍江鄉,每戶人家的屋頂上都飄揚著五星紅旗。他們用這樣的方式宣示主權,也表達著對黨和國家的感恩之心。”

  李寅說,這次采訪對他是一次深刻的教育,少數民族群眾為鞏固邊疆、保衛祖國、守邊固邊作出了重大貢獻,作為一名民族新聞工作者,講好“中華民族一家親,同心共筑中國夢”的故事,是一種責任,更是一種情懷。

北京单场中奖查询 长沙一条龙微信交流群 山西扣点点最新版下载 上海麻将官方下载 私募基金配资比例 内蒙古十一选五 棒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直播 3d历史试机号 独行侠大胜金州 手机麻将外挂视频 快乐双彩开奖 手机av视频 石家庄小姐上门特服 工资如何理财让钱生钱 十分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麦迪活塞vs湖人 内蒙麻将如何下载